搜索

创业光环消失,王思聪梦碎熊猫直播?

Filed in 投稿 by歪道道 03月15日 11:45 0 阅读量:13088
摘要:

熊猫直播的倒塌,也是王思聪创业光环的消失。

熊猫直播因缺钱而关停,这句话放在两三年前可能更像是一个笑话。王健林随口就是一个亿的小目标,有着王思聪这层关系,万达或许稍微投点钱、拉个投资人,熊猫直播也能维持运营。但现在,王思聪的这个“亲儿子”甚至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买家。

2017年5月份,很短的时间内,熊猫直播连续公布了两轮融资:来自品今控股、真格基金、博派资本的PreA融资,和由兴证资本领投、多家资本跟投的B轮融资。两个月后,万达参投的《战狼2》上映和ChinaJoy 撞在了同一天,当日王思聪来到盛大游戏的展台,说想看看Show Girl,导演马上安排全体 Show Girl 一起亮相,面向王思聪45°深鞠躬。

王思聪有些面露尴尬,不过作为主办方的熊猫直播一时风头无两。而与此同时,万达风雨欲来,银监会对万达下了禁贷令,要求银行对其境外投资进行风险排查。

后来的事情就众所周知了,万达所有的海外项目全面急刹车。巧的是,熊猫直播的高光时刻也戛然而止,张菊元说,熊猫直播已经22个月没有资金注入,照这个时间来算,正是在5月B轮融资之后。

 或许,熊猫直播的倒塌,也是王思聪创业光环的消失。

万达风波,思聪受难?

用王健林的话说:“2017年对万达来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经历了风波,也承受了一些磨难”,而对王思聪来讲,微博一度的沉寂和低调,似乎也是这对父子彼此达成的默契。所以,当时的他可能已无暇顾及熊猫直播。

自诞生之日起,熊猫直播最大的王牌无非国民老公的IP和王思聪的人脉资金,这也决定了它终究无法置身事外,更确切的说,熊猫直播的兴衰其实一直都与王思聪以及万达相关。

2015年初王思聪踩中直播风口欲起的节点,大张旗鼓地宣告要做直播,可直至10月份熊猫直播姗姗来迟,在这场大潮当中,它当时处于一个“前有强手,后有追兵”的尴尬位置。随着直播与电竞产业渐趋融合,熊猫直播的天然优势便凸显出来,这就是王思聪的电竞事业以及他的明星朋友圈。

张菊元曾表示,(公司)利用在电竞领域和娱乐领域的资源,快速构建一个具有熊猫直播特色的内容播出平台。但左右这都是王思聪的。 

王思聪在2016年对熊猫直播其实颇为上心,他亲自参与的《小葱秀》在年底开播,不仅拉上了灿星制作,也实现与东方卫视的大屏联动。再加之此前联合芒果娱乐、腾讯视频上线的《Hello!女神》,成功初探直播平台的商业变现,熊猫直播的活跃度与知名度急剧上升。

王健林2016年也是春风得意。年初,万达向投资人募集资金100亿元左右,交易方式是受让万达影视老股及增资青岛影投。据知情人士称,这100亿私募在一周之内被一抢而空,中间并无券商参与,仅仅是在万达和王健林的朋友圈就已经供不应求。

然而万达影视未能在2016年年底前实现资本化,河南建业、巨人投资等部分股东从万达影视中退出,这由此拉开了万达集团磨难众多的一年。

兴则同兴,反之,损亦同损。万达这厢重组方案一次次被否、13个文创项目和77个酒店项目被迫转卖,那边花完了两轮融资资金的熊猫直播随后就陷入了钱荒。王思聪和张菊元不是没想过办法,从2018年开始,熊猫直播就陆续传出融资的消息,可惜始终没能落实,更难堪的是,王思聪想要作价30亿元卖掉熊猫直播,谈了网易、腾讯甚至是虎牙斗鱼,愿望再次落空。

现在,熊猫直播已死,这个王思聪除电竞以外的第二个创业项目,大起即大落,而他本人似乎也没什么可悼念的。

一个非典型性创业者的崛起之路

王思聪作为一个创业者的身份被认可,甚至是崇拜,大概在2015年左右,在此之前,他更多的是在微博上做一个嬉笑怒骂、性情直率的富二代。当然,他选择创业的时间其实早很多,只不过当初王健林那句出名的“给王思聪5亿上当20次,干不好就回万达上班”,多多少少让他的创业带了些玩笑。

15年王健林接受《新京报》采访,说王思聪叛逆期的时候不服他,但这两年他跟王思聪沟通多了,王思聪开始做生意了,认识到生意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他老爸做这个生意也不是那么简单。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已经缓和不少。

这主要源于王思聪的生意日渐风生水起。《2015胡润百富榜》上,王健林第二次成为中国首富,王思聪也以40亿的身价被排了进去,不过这倒不是因为他爸爸,而是其投资所得。普思投资在2009-2015年间投资了近20家公司,其中乐逗游戏、福寿园、无锡先导等企业均已上市,而无锡先导回报率超过10倍。

熊猫直播就是在这段时间诞生,王思聪选择亲自下场,但当时他未免有些高兴得膨胀了。2015年初,他曾在微博上拍卖情人节之夜,出价排名前100的人即可跟他同场看电影,消息一出,互联网圈、游戏圈的创业者趋附者众,好似之前的巴菲特。

王思聪终究不是常规的互联网创业者,普通创业者一经失败很有可能便是永无出头之日,而他背后还有20个亿兜着。

就像熊猫直播,对王思聪来讲,过去了便也过去了,可稍微有些不同的是,它一定程度上映射着万达集团的发展势头。又或者说,万达所传达的风向,间接影响着王思聪及其旗下关联公司,熊猫直播会不会只是一个先例?甚至更长远地联想,王思聪一己之力挽救不了熊猫直播,王健林一己之力又能否复苏万达呢?

其实与其说王思聪是个创业者,更准确的应该是投资人。

熊猫直播、香蕉计划以及他曾带起的“撒币”直播竞答,这些他试图从投资项目转型到创业项目的尝试,几乎无一例外地折戟了,这并非仅仅因为缺钱。熊猫直播所暴露出的管理层混乱、内斗,和平台运营的佛系企业文化,似乎都在说明王思聪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掌控者。

创业光环消退未尝不是好事

09年王思聪注册私募股权公司普思投资,首期投资规模5亿元,这笔钱正是王健林给的。在之后9年左右的时间里,这5亿翻成63亿,王思聪身家飙升近13倍,不仅王健林改了口风,外界对此也啧啧称奇。

当时有篇文章这样写道:“有那么一群人比你优秀、比你年轻、比你富有,关键还比你勤奋,你简直毫无赢他们的可能性”,虽说的不是王思聪,但很多人都认为王思聪绝对是最佳代表。

不过,这更像是王思聪顶着“首富之子”光环完成的投资神话。

一直以来,王思聪的投资理念称得上奇特:“我想认识真正有想法、有创造力的人,能够生产出伟大的产品。我又不想上市,也不想套现,有钱可以慢慢选择自己想投的项目,不急着要投资回报”。王思聪缺少一般投资人都面临的套现压力,这让其在商业投资上更为大胆且多元,可本质上这其实就是首富之子的光环。

而关键是,造就王思聪投资神话的几个关键项目,反而与他的投资眼光和理念关系不大。

2014年,王思聪与陈湘宇会面,两人“整整谈了一天”,随后普思资本以约590万美元收购陈湘宇乐逗游戏1.3%的股权;更早之前,普思投资400万美元参与云游控股B轮融资,获得了1.05%的股权,而随后几个月,云游控股就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了。

外界将乐逗游戏、云游控股等上市公司的回报,当做王思聪投资的赫赫战绩,可从A轮开始投和在公司上市前夕投资,这给一个投资人带来的评价是不同的。而且,值得玩味的是,2013年腾讯投资乐逗游戏时就曾出现股东为持股份额谈不拢而僵持不下的局面,2014年上市前夕,联想系和腾讯的投资人又怎会答应稀释股权接受普思资本这一轮投资?

再看普思资本参与A轮投资的项目,截止2018年11月,普思资本共计参与18起A轮投资事件,这其中能够挺到上市的很少。比如熊猫直播,去年融资不畅时,王思聪面对主播欠薪、公司内斗等质疑,曾说过尽力将熊猫推向上市计划,但现在来看,这只是个空响炮。

普思资本这些年的投资战略和效益固然可圈可点,可投资神话的标签多多少少是看面子。

王思聪虽有超越王健林的梦想,可现实是,他还是得在首富之子的光环“庇佑”下,才能一边微博上恣意潇洒,一边投资上底气十足。但如今万达受难,这个光环隐隐有了消退的迹象,这已不是王思聪所能左右的。

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对一直顺风顺水的王思聪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13088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