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3知识节双雄争霸,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已见顶

Filed in 投稿 by 吴耀谦 12月04日 08:51 0 阅读量:32962
摘要:

在一次次知识节日运动过后,音频市场的用户教育会继续渗透,用户付费意识也会不断上涨。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已经见顶,优质内容的红利才刚刚开启。

知识造节运动过后,音频界Netflix还有多远?

 

第一次做双十一,张勇只是出于一个朴素的目的:当时是淘宝商城诞生的第二年,很多消费者不知道这个品牌,他想通过一个活动或一个事件,让消费者记住“淘宝商城”。

线下的商场大促由来已久,但电商大促还没有形成IP效应。和双十一的发展情况类似,知识付费的“零售”也在变迁,同时也延伸出诸如123知识节、91倾听日等属于音频付费的节日。

以往更多的音频节目来自存量内容,比如百家讲坛的视频转音频,《晓松奇谈》的视频转音频,以及传统广播电台的内容等等。所以,音频的历史虽然久远,但内容创作者真正为了音频这一媒介生产内容,其实是近两年才发生的事情。《矮大紧指北》、《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蔡康永的情商课》等现象级音频节目,都是在创作者和平台建立起了更为成熟的音频认知之后才发生的。

知识付费产业繁荣的根本原因在需求端的升级与进化。一方面版权保护和新付费模式改变人们的消费观念,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优质内容付费。另一方面,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都已经得到满足,人们真正需要的不再是马斯洛需求曲线中的生存需求、安全需求,而是自我实现、自我提升的需求。

就像电商造节是为了深化品牌认知,刺激用户消费一样,很大程度上,近两年比较流行的知识付费造节运动,就是给音频内容和品牌再添一把火,深化音频IP认知。

123知识节上演双雄争霸

去年的123知识节参与者众多,京东、网易云课堂、知乎、有书等等,今年基本只剩下蜻蜓FM和喜马拉雅FM两个玩家。一方面,123知识节并没有形成像零售行业双十一那样庞大的IP效应,另一方面,拥有庞大视频节目储备的音频平台玩家大抵就只剩下蜻蜓FM和喜马拉雅FM。

可以看到,在123知识节上演双雄争霸的时候,两家平台表现得各有千秋。

先说说形式上,喜马拉雅FM更侧重广告营销,比如赞助了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在20多个城市的地铁进行了品牌投放,而蜻蜓FM则偏重内容本身,在知识节的时候推出有声书《大江大河》、《一出好戏》,以新的头部内容带动用户购买。同时,蜻蜓FM也进行了场景联动,其联手华为音乐电台一起,共同推出了123超级知识节。内容还是蜻蜓FM的那些内容,但知识节的扩散面触达到了所有华为音乐电台的用户。新场景的刺激,可以给蜻蜓FM打开新的付费会员增长通道。

另外一点,也就是用户最关注的,实惠和体验。今年是蜻蜓FM举办123超级知识节的第一年,故而也是拿出了最大的诚意,比如买打卡活动指定专辑,满足连续7天打卡的条件,就可以享受免单(买多少返多少),这比喜马拉雅FM需要连续打卡21天的门槛要低不少。 另外,蜻蜓FM的打卡活动,不像喜马拉雅那样要求用户分享到朋友圈,在朋友圈泛滥的类微商营销的刷屏氛围里,这几乎是一股清流。

我们再来说说对于知识节中知识的理解。保罗· 莱文森的人性化趋势进化理论认为,媒介技术的发展必须以恢复人类感官体验的和谐为旨归。在载体渠道上,音频“湿度”更高,感染力强,有高度的人格化特征,更契合用户碎片化时间和场景需求。

轻量化泛娱乐化的场景时代,哪怕只是睡前的十分钟,都需要被精准连接与个性化定制。音频的意义就在于,解放双手双眼,而不是像视频、游戏等娱乐化内容一样,杀时间的同时也加重原本工作和生活的焦虑感。所以,蜻蜓FM更多是在讲泛知识的概念,其范畴并不局限于技能类和功利性的知识,而是和内心成长相关。

蜻蜓FM和华为音乐电台对用户的统计数据都显示,用户越来越喜欢为了看似“无用”的知识买单,比如,蒋勋的《蒋勋细说红楼梦》、高晓松的《晓年鉴》、梁宏达的《老梁的四大名著情商课》……这些不涉及如何投资、如何买房置业等“功利性”内容,但却异常受到用户的欢迎。可见,在快节奏的生活中,重拾人类智慧的结晶,通过聆听大咖的精解传承文化精髓,也不失为一种寻找精神寄托、缓解焦虑的方式。

从知识节的反馈能看到,音频平台的发展放大了爆款作品的头部效应,音频内容制作高度依托于具有独有形象、精神内核和粉丝群体的IP产品。IP的开发一方面依托于专业化内容团队,一方面也依托于具备用户粘性的音频平台。

音频平台豹变的想象力

泛知识浪潮滚滚而来,本质上是一种精神消费升级,背后是用户需求驱动互联网内容产业繁荣。在内容供给端,不同的内容展现形式与不同的用户定位相结合,诞生出丰富多样的内容产品,为消费者带来多样产品体验。

但不可否认的是,相比视频、音乐、游戏等内容产品,音频仍是相对小众。某种程度上,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赛道,如果是否进入BAT视野,是赛道本身存在的“合法性”的标志。前三者都是巨头布局下的重要棋子,也诞生了不少独角兽企业,而音频仍在豹变过程之中。

去年蜻蜓宣布拿到百度(百度和微影资本领投,中民投资本、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智度股份等共同出资)投资,成为第一个受巨头青睐的音频平台。这一轮关键性的融资,给了蜻蜓丰富内容产品线的资本,其头部音频节目的扩张和布局速度超过了原本就很激进的喜马拉雅FM。

蜻蜓FM总裁钟文明当时表示,投资方在内容领域的广泛投资布局,也将与蜻蜓FM的内容业务形成协同效应。融资给公司带来的不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匹配公司战略发展的资源支持。

可以看到,尽管百度与阿里、腾讯在投资版图上的战略不尽相同,但也未错过内容风口的广泛布局。百度在内容领域产品有百度视频、百度音乐、百度阅读等,投资包括爱奇艺、蜻蜓FM、网易云音乐、梨视频等。

不久前,蜻蜓FM推出了全新九大内容矩阵,3年10亿现金扶持的主播生态战略,以及“两出一入”的国际化战略。其中“两出”之一是指蜻蜓FM中文内容的文化输出将通过亚马逊Audible、全球最大图书馆有声书供应商OverDrive, 以及第二大图书馆有声书Hoopla等合作伙伴“借船出海”。这些动作一改蜻蜓FM往日低调形象,修炼内功多年集中爆发。正是蜻蜓FM、喜马拉雅FM,以及得到、知乎等共同努力,中国音频行业也慢慢有了诞生Netflix的可能性。

如果我们复盘互联网的不同世代会发现,第一代到第三代巨头,以雅虎、谷歌、Facebook为代表,其商业模式最重要的就是广告。而到了第四代巨头Netflix,内容付费成为互联网重要的盈利模式。从总体来看,中美互联网内容产业的总体发展已经接近于步调一致,长视频领域的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会员数处于破亿的前夜,音乐领域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通过社交娱乐打法甚至给Spotify提供了新思路,短视频、直播领域更是走在世界潮流前沿。

音频方面,中美的节目制作固然还有一定距离,但在会员付费的建构上,却已经是快人一步。美国仍盛行订阅在线广播(Broadcast)的方式获取有声资源,尚没有形成知识付费浪潮,营收主要来源仍然是广告。

也就是说,在对标上,其实中国音频平台的学习对象和中国的视频平台的导师一样,可以是Netflix: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爆款方法论,在此基础上,优质独家内容形成规模效应,带动会员付费并且有了提价能力,与此同时“内容成本/总收入”不断下降。

据艾媒咨询,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用户在2017 年底达3.48 亿,预计在2018 年达到4.16亿,2017年有声书市场规模达32.4 亿元,预计2018 年达45.4 亿元。以上述数字为基础,假设付费用户人均消费为200 元,则目前音频平台付费率仅为5.5%,与图文作品或视频类付费平台仍有一定差距。

在一个个爆款音频节目以及一次次知识节日运动过后,音频市场的用户教育会继续渗透,用户付费意识也会不断上涨。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已经见顶,优质内容的红利才刚刚开启。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32962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