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趣店的困境与自救

Filed in 蓝鲸TMT by于晗 08月30日 09:39 0 阅读量:79095
摘要:

从2017年10月18日趣店上市到如今,短短十个月,从最高点时的117亿美元缩水到如今不足两成,趣店创造了中概股在海外市场的又一个尴尬。曾有“千亿市值梦”的趣店如今面临着自上市后最艰难的境况。

曾有“千亿市值梦”的趣店如今面临着自上市后最艰难的境况。

8月24日,有外媒消息传出:蚂蚁金服将不会与趣店续签战略合作协议,其合作协议将于8月到期。

8月25日,趣店集团发布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二季度趣店营收22.44亿元人民币,同比上涨124.7%。经调整后净利润为7.38亿元,同比上涨42%。

25当日,趣店集团股价大跌12.24%,总市值正式跌破20亿美元。

从2017年10月18日趣店上市到如今,短短十个月,从最高点时的117亿美元缩水到如今不足两成,趣店创造了中概股在海外市场的又一个尴尬。

外界在评价当下的趣店时,往往涉及以下几个问题:

一、背靠支付宝成长,但又非蚂蚁金服乃至阿里巴巴的嫡系部队,与蚂蚁金服存在的竞合关系不免让外界看衰。

双方的合作对于趣店而言,前期是红利,当支付宝的消费金融生态已成,作为进驻者兼竞争者的趣店身份自然尴尬,停止合作也在预料之中。 

二、趣店着力进军的汽车金融涉及重资产,以最新财报来看,趣店的成本支出越发突出,加上渠道资源欠缺,可以窥见,作为新入局者,趣店想要与易鑫、灿谷、优信和瓜子等行业玩家竞争,优势并不明显。

三、趣店显然正经历艰难转型。但趣店对外宣传的口径多次存在出入,另外在会计准则方面,趣店将分期收入一次性计入当季收入,引起外界对财报存在粉饰的质疑。

业绩承压,会计帮忙?

第二季度财报公布后,趣店集团创始人、CEO罗敏在财报会议中表示:我们对公司第二季度的表现非常满意。其注册用户数继续保持稳定增长的势头,逾期率等核心风控指标得到了显著改善。

数据显示,截至第二季度末,趣店集团累计完成金融服务交易1.5亿笔,累计用户数达到6790万。一季度以来,趣店新增贷款M1+逾期率低于1.0%。

但在关键数据上,即活跃用户数、活跃借款用户数持续在下降。财报显示,趣店上半年活跃借款用户数为400万,同比下降高达160万人,降幅接近三成。今年一季度,趣店的活跃借款用户数是410万。

此外,财报显示,在汽车新零售业务上,大白汽车实现汽车销售收入7.85亿元人民币(1.19亿美元),但数据表明,一季度大白汽车就实现收入5.46亿,二季度的收入骤降至2亿多一点。

而在汽车分期的交付方面,此前趣店2018年后提出的目标为汽车销售数量将超10 万辆。但就实际销量来看,上半年累计交付仅1.5万辆。

趣店在大白汽车业务上采取的是融资租赁方式,按照趣店此前公布的财务数据推算,平均每辆车一季度贡献8万元左右的营收。

值得注意的是,融资租赁的通行方式是每月分期偿还租金,8万元营收应该分摊在之后整个还款周期里面,然而趣店在财务处理上却将所有收入一次性入账,颇有粉饰财报之嫌。有媒体吐槽,这与乐视当年把会员费集中到一块算到营收里的做法如出一辙。

对此,趣店方面向蓝鲸TMT解释,此前趣店财务方面将ASC605会计准则修改为ASC606,从“分期计入”变为“一次性计入”。

趣店提供的资料显示,在此标准之下,提供贷款的未来每个月收取的交易费用会一次性计入当期收入,这些费用中隐含的意外事件和损失预估之后计入另外的管理费中。而在原先的ASC605会计准则下,只能把一个季度三个月平摊下来收取的交易费计入营收。

一位行业资深会计师向蓝鲸TMT表示,趣店这种会计变更方式很明显,就是调整了利润实现的时间,提前确认了收入,这不属于做假账,但也是一种投机取巧的会计方式。

与蚂蚁分手,影响几何?

在披露二季度财报的同时,趣店透露,不再与蚂蚁金服续签与用户参与有关的协议。

此前外界认为,趣店的成长离不开蚂蚁金服的扶持以及二者在信贷业务上的合作。梳理二者的过往合作状况,从17年开始,二者实质已经渐行渐远。

时间转到2016 年初,彼时趣店还是趣分期,以商品分期贷作为主营业务。

蚂蚁金服利用旗下全资附属公司API(Hong Kong) Investment Limited入股趣店,收购了12.82%的股份,成为趣店第五大股东。并且,在获客和风控两方面给予了趣店支持。

短短不到半年,趣分期入驻支付宝的新业务“来分期”便强势占据了趣店的现金分期业务的 70%。仅此一项,对于以当时分期为主营业务的趣店来说,业务结构就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同时,趣店借助蚂蚁金服在这一阶段的导流迅速打开了局面。

从这里可以窥见两点,一,蚂蚁金服的平台帮助趣店进行了业务改造,要知道,此前趣店的分期业务几乎全靠着大规模的地推完成扩张。二,蚂蚁金服的投资,促使趣店快速转移到了现金贷的赛道上。

但情况也很早就起了变化。2017年2月份,趣店与支付宝的协议实质上已经到期。在2017年8月份重新签订的协议中,支付宝开始向趣店收费。

2017年10月份趣店上市,在趣店进行IPO的时候,阿里集团也并未进行站台和增资。

2017年11月末,《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发,受监管压力,蚂蚁金服对相关合作方提出了年化利率不超过24%的要求。

在导流方面,蚂蚁金服迅速收紧了与趣店的合作,随后去年四季度财报显示,趣店活跃借款人数比三季度下降了60万人。

截至目前,蚂蚁金服仍然是趣店的大股东,持股比例12.8%,位列第四。但若从此停止合作,除了有蚂蚁金服的股权投资外,二者几乎没有别的关联。

有互联网金融行业专家对此向蓝鲸TMT表示,蚂蚁金服其实已经不再需要趣店,如今趣店的现金贷业务已经与蚂蚁金服的借呗和花呗形成冲突,原先蚂蚁金服扶持趣店有两个因素,其一,狙击京东扶持的分期乐,其二,搭建消费金融生态,但如今借呗花呗规模已大,趣店对于蚂蚁金服已经不具备太大战略意义,相反,二者的业务冲突越来越明显。

此外的一点,如今趣店全力进军汽车金融,这与蚂蚁金服重金投资的大搜车又形成直接竞争,以阿里系不搞赛马的投资风格来讲,自然在资源倾向上会有所取舍。

对于趣店而言,合作协议到期后,趣店将面临两个问题。趣店从此将无法通过支付宝的应用界面发展借款人,也无法利用芝麻信用评分系对客户进行分析。

但趣店CFO杨家康表示,终止与蚂蚁金服的合作对趣店的经营不会有任何实质影响,今年前两个季度,约96%的借款交易是通过自有独立应用来完成,趣店方面有信心可以不依赖支付宝这种单一的方式来获取用户和达成交易。

杨家康表示,大约30%的新借款人是通过与支付宝的合作协议下的某项具体合同来注册的,这一部分由于合作协议的终止将会发生变化,但趣店依旧会和蚂蚁金服在信用评估等数据分析方面进行合作。

但意味深长的是,杨家康表示:“这一点(指跟蚂蚁金服在信用评估上进行合作)现在没有改变,但我们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发生变化”。

在市场人士看来,与蚂蚁的停止合作对趣店仍然是一大考验,对于趣店来说,未来仍充满着变数。

汽车金融内外夹击,下调全年目标

趣店着力进军的汽车金融涉及重资产,作为新入局者,趣店想要与易鑫、灿谷、优信和瓜子等行业玩家竞争,优势并不明显。

趣店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蓝鲸TMT,目前趣店的战略仍然是双引擎。具体来讲,就是指消费金融和汽车新零售。

在对外公开的第二季财报中,趣店集团是这么描述的:

2018年第二季度,趣店集团录得总收入22.44亿元人民币(3.39亿美元),同比增长124.7%。其中服务金融机构的消费金融业务收入大幅增长至14.59亿元人民币(2.20亿美元),大白汽车实现汽车销售收入7.85亿元人民币(1.19亿美元),这意味着趣店集团消费金融和汽车新零售双引擎战略,取得了实质性业绩支撑。

但数据显示,不断为汽车金融“烧钱”的趣店,现金贷业务在不断收缩。假设抛掉大白汽车业务的贡献,趣店核心的现金贷收入二季度营收为14.59亿元,低于去年四季度的14.91亿元,仅与去年三季度略持平。

此外,进军汽车金融的趣店整体成本在不断高企。根据财报,第二季度趣店整体成本9.47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87.8%,趣店方面表示,主要原因在于大白汽车业务上的成本投入。

但这种趋势已经从第一季度延续到第二季度。一季度时营业成本比去年同期上涨幅度高达686.3%,虽然营收增加,但因为营业成本的增加导致利润严重收缩。

另外,财报显示,一季度大白汽车营收为5.46亿元,累计交付6608辆,亏损约3亿元,亏损原因为大白汽车业务产生的销售类租赁成本企高。

从汽车金融行业竞争来看,作为新入局者,趣店也不会轻松。同类的竞争对手如上市公司易鑫集团、灿谷、优信。还有多次获得融资的微贷网、瓜子二手车、大搜车等,趣店作为非垂直行业玩家,从现金贷领域切入汽车金融,在渠道和资源方面并不占优。

基于目前的大白汽车的销售完成情况,趣店已经将全年销售目标趣店已经下调至2.5万-3万辆。

诺亚研究工作坊认为,该行业拥有充分的市场想象空间,但是从过去几年的经验来看,由于缺乏对于线下消费场景的掌控力,注重轻资产模式的线上汽车金融平台很少获得成功。

此外,有行业人士表示,消费金融用户的衰竭期较长,对于趣店来说,未来除了在获客上投入之外,还要想办法盘活现有用户,延长用户生命周期,提高他们的ARPU值。

但在财报会议上,杨家康等一众高管对此表示乐观。

“未来二到三年市场还会非常大,追求盈利必然意味着风险,我们会去挑战可以承受的风险。” 杨家康在财报会议上表示。

(钟赞对此文亦有贡献)

分享到:
79095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