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ICO已死:247种新币九成破发 底层投资者血本无归

Filed in 同步财经 by同步财经 03月12日 09:17 0 阅读量:156398
摘要:

当利润达到10%时,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时,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而当利润达到300%时,甚至连上绞刑架都豪不畏惧。

“当利润达到10%时,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时,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而当利润达到300%时,甚至连上绞刑架都豪不畏惧。”

这是马克思资本论里传播最广的一句话,在他去世135年后,一个新问题浮出水面,当利润达到100000%时,一切会怎样?

在2017年,虚拟币市场回报率最高方式的并不是主流的比特币或以太坊,而是参与pre-ICO(ICO前的私募),当时以极低的价格参与项目募币,换取项目方的代币,待代币登录交易所后往往可获得数十倍的收益。以至于区分投资能力的方式变成了“能否找到百倍千倍币”。

即便在去年9月七部委要求立即停止各类ICO后,伴随比特币大涨行情影响,这些代币在上市后仍能创造巨大的收益,让更多人想方设法参与,随着2017年末比特币冲击2万美元高点失败后带来的不断下跌,ICO红利戛然而止,参与者大多血本无归。

据同步财经统计,2018年后登陆各大交易所的247种虚拟货币中,有87.5%长期处于破发状态,算上曾登陆交易所破发后,二次上大交易所压低价格的币种,这一比例接近90%。真正达到10倍以上收益的不到3%。(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及同步财经数据库)

能够教育投机者的,只有市场。

一场3500万的惨胜背后

2月26日,林楠(化名)将自己最后的私房钱拿出来参与了火币网旗下新交易所HADAX的投票上币活动,HADAX采用了“创新”式的投票机制决定上币,每一票都需要花费平台代币“HT”,而“HT”需要真金白银购买,最终票数前十的项目可以获得上币权利正式登陆HADAX。

这是一个谁砸钱多谁就能上交易所的简单逻辑,林楠参与ICO的区块链项目“UUU”正是参与投票的75个项目之一,他参与私募时的价格是人民币2分钱,2月25日UUU登陆Bibox交易所,发行价格为0.0000057比特币,折合人民币0.03458176元,随即破发,一跌不起。

但林楠和其他投资者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在电报群里和相关投资者交流群里互相打气——毕竟Bibox是一家小型交易所,接盘者不多并不意外,如果能登陆HADAX交易所以一切仍有机会,后者背靠火币网,用户量级有质的不同。

在75个项目选10个,这是一场绝对财力的比拼,投票开始AAC、SHE、UUU、YCC、IPC等五个项目就迅速领先。在2月25号时,IPC甚至还在多个媒体上发布通告宣告第一,看似势在必得,但26日风云变换,一批项目纷纷压重注参与,UUU、YCC、IPC排名还是迅速下滑。

林楠坐不住了,和一批坐不住的投资人一起购买了数个“HT”亲自参与投票。28日,HADAX投票上币活动结束,UUU排名第十,勉强挤上了末班车,而曾经宣告第一的知产链IPC最终没能进入前十。

这是一场耗资至少3500万元人民币(以当时火币平台HT价格计算)的胜利,尽管项目方耗资不菲,但UUU的多个社群内都能看到有人为止庆贺,Bibox上UUU的价格甚至拉升了一点。

“当时我的预期是向上3-5倍回报,向下保本”,林楠回忆。

3月9日,UUU正式登录了HADAX,上市价0.00000001472比特币,当天折合人民币0.00783347元,相当于此前Bibox交易所价格的4分之1强,远低于林楠参与私募时的0.02元。但HADAX并没有给UUU带来更多的溢价,截止发稿时间,UUU的价格仍不足0.01人民币,林楠的投资损失仍超过了50%。

“ICO的梦醒了,但还是舍不得割肉,万一有转机呢”?林楠苦笑道。

ICO接盘者不再,破发成超大概率事件

尽管林楠和其他投资者没有回本,但UUU因为大幅降低发行价后价格相对稳定,在HADAX上仍属于表现不错的币种,整批登录交易所的10个虚拟货币中有7个处于破发状态。

以投票第二名登录HADAX的SHE(ShineChain)为例,这个以区块链保险为核心业务的团队在今年1月份刚刚完成私募,20亿个Token,每个约为0.15元人民币,共募集了3亿人民币。但截至发稿时间,SHE的人民币价格仅为0.07,不足私募价格的一半。

这并不是HADAX一个交易所的个例,据coinmarketcap上的数据,2018年后新增币数量为187个,上所后短期出现过破发的176个,破发率94%,至今仍处于破发状态的156个,占比83.4%。但coinmarketcap的统计数据并未包含小交易所和HADAX这样的新交易所,一些币种的信息也并不全面。

据同步财经数据库与coinmarketcap去重后数据显示,2018年后登陆交易所的虚拟货币约为247种,有87.5%长期处于破发状态,算上登录新交易所后主动压低价格的币种,长期破发比例接近90%,平均跌幅约为53%。这意味着,2018年开始,ICO破发已成超大概率事件。

据一位服务过多个项目的募资人士向同步财经透露,常规的pre-ICO私募环节一般会有三档价格,媒体和顾问的免费额度,数量极少,属于品牌和资源置换。然后是投资机构和大佬的的常规额度,价格一般是10-30%,而像林楠这样的普通人能够通过代投参与时价格一般为30-50%。

“在过去的牛市时,热门项目额度需要抢,还有大量的韭菜等着去交易所接盘,几乎所有参与ICO的人都能赚钱,但在今天的熊市下,接盘者越来越少,普通人就等于自己放血供养前两类参与者,毕竟大家的止损线差距较大”。

数个区块链项目暂缓登录交易所 

据同步财经了解,在HADAX首期投票结束后,越来越多的区块链项目开始对斥巨资上交易所一事表示担忧,有团队向同步财经表示,如果花费巨大如果破发的话,会有极大的退币风险,不如延期等到市场形势转暖再说。

据悉,自2018年以后,虚拟货币登录几家大的交易所所需费用水涨船高,坊间传闻在符合交易所审核团队标准的基础上,登录交易所的费用仍需要1000万-5000万。但相对的,随着虚拟货币价格的不断下跌和各国政策的收紧,交易所新增用户量和活跃度均大幅下跌,这让ICO破发成了大概率事件。

对区块链团队影响的除了破发压力,还有政策层面的隐忧,本月9日,央行行长周小川的在两会期间的记者会上公开表示:

“像比特币和其他一些分叉产品的一些东西出得太快,不够慎重,如果迅速扩大或者蔓延的话,有可能给消费者带来很大的负面的影响。同时,也许也会对金融稳定、货币政策传导,都会产生一些不可预测的作用”。

“虚拟资产交易我们认为这个方向需要更加慎重,虚拟资产交易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也不太符合我们金融产品、金融服务要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方向。”

业内人士透露,整个区块链虚拟币交易体系最大的胜利者是几大交易所,以币安、火币pro、OKcoin等平台为主的虚拟币交易所牢牢占据着生态链的最顶端,但如果无法解决破发成为常态的问题,未来很难保持如此高昂的上币价格。

“这或许也会促成一次虚拟币交易所的间接洗牌”,该业内人士表示。


分享到:
156398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