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乐视网将连续跌停,孙宏斌难言巨亏

Filed in 投稿 by 孟勇 01月25日 10:54 3 阅读量:80271
摘要:

与乐视网复牌一样引起大众兴趣的,则是孙宏斌在发布会上“愿赌服输”的表态,这让很多投资者背脊出现了阵阵的凉意。

1、背景

备受瞩目的乐视网终于在本周三复牌,并毫不意外地迎来了第一个跌停,从抛单来看,后续连续跌停将毫无悬念,当然,是否如某些“专家”说的,会迎来13个跌停,其实存在很大的变数。

与乐视网复牌一样引起大众兴趣的,则是孙宏斌在发布会上“愿赌服输”的表态,这让很多投资者背脊出现了阵阵的凉意。

孙宏斌在进入乐视体系之后,先是投资150亿进入乐视网、乐视致新以及乐视影业,然后又增持乐视影视,并给上市公司借钱用于运营,表面上看,孙宏斌亏大发了。比如乐视网,孙宏斌接盘时的市值是701.6亿元,但今天(2018年1月24日)的总市值仅550亿,如果真的如专家所说,会跌到3块多的价格,那么总市值将只剩下156亿左右,孙宏斌投资的60.41亿元将缩水到13.43亿元,净亏损46.98亿元。

而乐视致新的投资也遭遇了滑铁卢,孙宏斌入股时,以79.5亿元获得了乐视致新33.5%的股权,但到近期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并进行新一轮的融资时,估值仅为原来的一半左右,从这个角度来看,孙宏斌的79.5亿投入再次被腰斩,损失近40亿元。

只有乐视影业的投资基本上还算没太大的损失,虽然在估值方面存在一定的分歧,但基本上与孙宏斌当初入股时的估值没有太大的出入,甚至可能是有溢价的。

综合而言,孙宏斌入股乐视系三家公司的这一年以来,从估值来看,总亏损最高将可能达到50%左右。

孙宏斌在乐视网复牌的投资者发布会上说:“对(乐视网)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孙宏斌真的是“愿赌服输”了吗?恐怕不见得。

2、孙宏斌的布局

众所周知的是,乐视在贾跃亭手下最辉煌的时候,按照“生态化反”的战略布局了七大生态的。这七大生态分别是:互联网生态、内容生态、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体育生态、互联网金融生态等。

七大生态中,手机生态和体育生态是乐视崩塌事件中受资金危机影响最大的业务。

其中,手机生态的供应链问题,是压倒乐视整个大厦的主要诱因,从目前来看,由于债务纠纷复杂,且国内竞争极为激烈,手机生态要重新崛起的可能性非常的渺小。

乐视体育方面则债务缠身,非常的麻烦。有文件显示,乐视控股分别在2016年4月、6月和8月向乐视体育借款20亿、2.5亿、2亿,共计24.5亿元人民币。除此以外,乐视体育还向乐视控股提供了总额为20亿元的委托贷款。截止2016年底,乐视控股共归还了近14亿元,仍有高达30.8亿的资金缺口。虽然随后乐视控股陆续有向乐视体育还钱,但基本上属于杯水车薪。这笔资金抽走后的结果是,乐视体育因为没钱,把拿到手的中超、亚足联赛事纷纷丢掉,就连重金买下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香港地区的版权也不得不拱手相让。据说,乐视体育手里当时高达47亿的版权IP价值现在已经所剩无几。

可以说,乐视生态的7大体系中,手机生态基本被废,体育生态半死不活,汽车生态是老贾拼了命也要保留的,剩下的也就是互联网生态、内容生态、大屏生态、互联网金融生态等四大生态体系了。

而其中,内容生态以及大屏生态息息相关,核心的业务属于乐视致新以及乐视影业,而上市公司乐视网的主业也跟这两家公司息息相关,其中,上市公司直接持有乐视致新40.31%的股份,乐视云47.21%的股份。

从孙宏斌提供150亿资金入局乐视网、乐视致新以及乐视影业的情况来看,孙宏斌一开始就对乐视混乱的局面有所了解,虽然了解的可能不是那么充分,甚至入局时谈的价格在目前看起来都属于“被宰”的范围,但方向上绝对是经过仔细考虑的。乐视网代表了上市公司的资源,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代表了乐视后续相对优质的资产,这三部分,是孙宏斌主要瞄准的对象,这也和融创进军“大文娱”的战略是息息相关的。

先不考虑融创是否亏损,我们看看孙宏斌的布局:

第一步,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入股。融创以150亿元的代价,入股三家公司,拿到了乐视网8.56%的股权,乐视致新33.5%的股权(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以及乐视影业15%的股权(后两次增持到40.75%,第二次仍然在进行中,目前为21%)。

通过这样的股权运作,乐视影业的话语权毫无悬念的被融创所掌握,这是乐视目前为数不多的可以盈利,且后续具有很强想象力的板块(参考小商帮科技的历史文章《乐视还能活过来吗?》)

而乐视致新也实际上在融创的掌握之中,根据乐视致新的股权架构显示,其最大的三个股东分别是:乐视网(40.31%)、天津嘉睿汇鑫(融创系,33.5%)以及乐视控股(18.38%),三者之和为92.19%,代表了绝大部分的股权。其中,乐视网中贾跃亭派系的股份绝大部分都被质押,所以,从股份比例来看,融创系在乐视致新中也占有实际的控制权。

唯一有悬念的是乐视网,也就是上市公司体系,乐视网目前股权极为分散,贾跃亭,贾跃民等人的股权被质押,从目前来看爆仓基本成为定局,他们将彻底失去控制权。而融创系仅占股8.56%,但却掌握了公司的话语权,孙宏斌成为董事长,融创系的刘淑清成为总经理,从乐视网近期与乐视控股关于债务问题的“撕逼”来看,融创系应该已经获得了其余股东的支持,成为乐视网的实际控制者。当然,由于股份不多,这种控制并不牢固,需要后续有更大的动作。

融创系通过入股这一个动作,就将乐视上市公司体系的三家最为优质的资产拿到手上,即便仍然没有实现控股,但实际三家公司的运营完全掌握在手中,以100多亿撬动几百亿的资产,你敢说孙宏斌巨亏?

一个事实是,根据证券人士的测算,乐视体系下光房地产的价值就达到了200亿左右,融创可能在其中几十亿的土地资产方面已经拥有了话语权。

比如说,去年12月14日,融创中国旗下的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有限公司(重庆融创),以相当便宜的价格分两次全资获得了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重庆乐视界)100%股权,从而将重庆两江新区382亩宝地完全纳入麾下。这绝对是一笔注定获利丰厚的生意。

还比如说,融创还从乐视手中拿到了在上海隆视广场项目运营主体上海隆视50%的股权,价格为3亿元,价格同样便宜。

后续,融创光从乐视体系内运作房地产相关的项目,弥补当前所谓的亏空可能就已经差不多了。

第二步,签署有条件的借款协议给乐视网和乐视致新。根据融创中国在2017年11月16日的公告显示,公司通过天津嘉睿有条件同意分别向乐视致新与乐视网借款5亿元和12.9亿元,期限为首笔借款金额实际到账之日起一年,年利率为10%,这个钱用于两家公司的运营。也可以说,没有这两笔钱,两家公司都快亏得做不下去了。

但这两笔借款是有条件的,这也是融创非常巧妙的地方:

第一份借款协议中,天津睿嘉有条件的向乐视致新提供借款5亿元,期限为5亿元的借款金额实际到账之日起一年,年利率为10%。乐视致新的借款条件为,乐视致新将其持有的乐视投资100%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担保金额为5亿元,此外乐视网将其持有的重庆乐视小额贷款100%股权、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100%股权及乐视体育6.47%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担保金额为2亿元,即按照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约40.3118%股权比例承担的金额。

除了签订股权质押协议之外,作为出质人的乐视致新和质权人的乐视网还签订了一份反担保协议,即乐视致新将其所持有的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北京)100%股权、乐视致新电子科技(重庆)100%股权和乐视致新电子商务(北京)100%股权质押给乐视网。

在第二份借款协议中,天津嘉睿有条件同意向乐视网提供借款12.9亿元,同样年利率为10%。而乐视网应将其持有的乐视致新13.5416%的股权、乐视云近50%的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

此外,融创房地产有条件同意为乐视网现有债务及新增债务提供总额不超过30亿元的担保。公告显示,乐视网同意向融创房地产提供反担保,如果融创房地产因为乐视网的委托担保协议承担担保责任而偿付相关款项后,乐视网必须立即足额向其偿付相关款项,以及将持有的乐视致新26.7702%股权质押给融创房地产。

很显然的情况是,乐视致新和乐视网由于运营问题和债务问题,不可能在规定期限内还本付息,那么很明显,融创这一借款的目的同样就是瞄准了股权。相关协议履行后,融创将把乐视网拥有的乐视致新40.31%的股份全部控制在自己手中,乐视云近50%的股权控制在自己手中,同时,重庆乐视小额贷款,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将全部被融创掌控,乐视体育6.47%股权质也将被融创掌控。

掌握这些股份,融创仅仅动用了不到47.9亿元。

要知道,乐视致新+乐视云+乐视金融,虽然在老贾手头失去了价值,但在融创手中,有融创背书,估值怎么算也有200亿左右。加上乐视影业,乐视的房地产以及乐视网、乐视体育的估值,融创总共花了200亿多一点,撬动的资产保守估计也已经有400亿以上了。

至此,乐视网将成为实际上的“空壳”,因为其高度依赖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和乐视互联网的业务。而这些方面的股份融创将拥有收回的权利,上市公司不再掌握相关资源,这种安排除了股权上的考虑之外,由于优质资产融创在后续随时可以抽走,也避免了在股价下跌过程中可能被“野蛮人”入侵的尴尬局面。

乐视金融(此前,乐视投资已经并入了乐视致新,加上本次的重庆乐视小额贷款公司,乐视金融被全部拿下)、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的绝对控股权将落入融创手中,乐视体育的部分股权也将被融创拿走,因为乐视体育经营多年,依然拥有一定的资源和能力(包括云峰基金等实力基金在里面),很可能可以卖给其他公司,卖个好价钱。乐视网股份少,而且由于平仓盘汹涌,目前不接盘或不注入优质资产很显然是最优的策略,但由于是上市公司,还有很高的利用价值,但目前的融创显然不会做“解放军”。

第三步,撇清相关资产的债务。这个就是近期乐视网对外公告,宣称贾跃亭方应该承担75.31亿的债务,虽然贾跃亭方控制的乐视控股辩称实际债务为60亿,但这对老孙而言其实都一样,无非就是把债务剥离掉,让债主们别找自己的麻烦,同时,让老贾赶紧把从关联公司支取的钱给还了,比如欠乐视影视17个多亿的钱。

实际上,孙宏斌知道贾跃亭还不起,就算以后贾跃亭的法拉第成功了,要想还上这笔债务也不知道猴年马月,况且现在八字还没一撇。

从孙宏斌入主乐视之后,其实你仔细梳理一下,他基本上就是要股权不要债权的打法,当然,有些债务也帮忙解决了,比如乐视致新最新的融资方案中,就有债转股的方案。具体关于债权的问题就不多说了,这是得罪人的事情。

乐视网说:“为了解决目前存在的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欠款问题,用汽车公司(含Faraday Future、Lucid、乐视汽车)股权以资抵债解决关联欠款问题,是上市公司目前推动的方案。”

孙宏斌到底是个顶尖的商人。其实想想贾跃亭,虽然种种行为导致如今的结果而不值得同情,但好歹也曾经是一时的豪杰,在资本运作和公司运作方面跟老孙比起来,简直就是个孩子。有时候心里竟然会有些莫名的悲哀。

3、写在最后

孙宏斌入主后的乐视,依然危机重重,由于用户的信任危机以及供应链的危机,造成乐视各条战线不断的下滑,乐视网,乐视金融,乐视电视等等,无一例外。虽然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孙宏斌入主后的处理手段极为老辣,但即便撇开债务问题,乐视后续的发展依然会面临极大的挑战。

最重要的,一方面是以张昭为主的乐视影业大IP战略的落地,将内容和IP形成良性循环,为孙宏斌体系下的乐视以及融创的大文娱战略提供长久发展的动力。另一方面,则是乐视致新的大屏战略,这是与IP战略相辅相成的。


对于乐视电视销量断崖式的暴跌(有媒体统计认为2017年销量可能不到2016年的三分之一,即不到200万台,具体以公告为准),孙宏斌的办法之一是把乐视电视与融创进行对接,2017年11月,融创集团内部签发了《关于集团各公司配置“乐视”电视的通知》。通知称,经集团研究决定,各区域凡有办公司、示范区或项目等需要配置电视的,必须使用“乐视”电视,其中包括住宅、公寓和旅游地产项目等。这个措施至少可以让乐视电视销售的下滑态势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从而使得乐视致新在2018年“触底反弹”。

而另一方面,融创与苏宁以及万达在2017年12月组成了“智慧零售”的联盟,未来,乐视借助苏宁的线上线下能力进行大规模的促销,未尝没有扭转颓势的能力。

而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融创要做出真正的动作,预计会等到贾跃亭的股权质押爆仓,或者同意以汽车的股份来抵消债务之后才会进行。在这之前,不管是跌停还是磨底,亦或是游资抄底,预计融创是不会真正大规模出手的。不过,真的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再次的重组预计会是一个大动作,融创有这个实力。

我个人并不相信乐视网会有13个跌停,对于股市的投机者而言,刺激的机遇与风险并存。

来源:小商帮科技(公众号:xiaoshangbang) 转载请务必说明出处


分享到:
80271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极客实验室更多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