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甘薇洒泪,乐视裸退,酷派仍难峰回路转

Filed in 投稿 by 曾高飞 01月19日 11:57 3 阅读量:146256
摘要:

对酷派了如指掌的蒋超能带领酷派走出危机,重振雄风吗?

美人一把泪,牵动无数心。一双柔弱的肩膀,扛起了男人欠下的所有债务。甘薇的举动,让中国男人心动和羡慕。在自己最辉煌的时候,为爱隐退;在男人最艰难的时候,为爱挺身而出。一个弱女子的选择、坚守和担当,值得肯定,也让中国男人嫉妒。

这桩婚姻,开启两强做弱做衰先河

“使命归来”的甘薇,把还债的第一步定格在出售乐视所拥有的酷派股份。1月4日,乐视出售了酷派8.97亿股;1月11日,乐视出售了酷派全部剩余的5.51亿股。前一次,售价每股不到一块钱;后一次,相信不会贵多少。比起当年购买价,可谓是含泪亏本大甩卖。这次操作,甘薇套现共计10多亿港元,可以勉强缓解目前的债务危机。

作为曾经被贾跃亭寄予厚望,产生生态化反最强的一支力量的酷派,从此与乐视再无瓜葛。历时两年前的“生态化反”实验,以惨不忍睹的两败俱伤收场,树了一个“两强联手,做弱做衰”的典范,如果硬要用一个数学方式来表达这次合作,那就是“1+1﹤0”。

出于对生态化反和七大生态梦的期待,2015年6月-2016年间,乐视先后两次斥资共计37.77亿港元,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做的梦很美,乐视在视频内容上优势明显,在互联网思维和操作上娴熟,而酷派在硬件产研上靠谱,品牌强大,两者联姻,可以让两个企业站上移动互联网进行生态整合的风口上,变成飞起来的猪。

对于这桩婚姻,当时业内都比较看好,认为一个超级乐视和超级酷派将横空出世。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人们意料。这两个企业不但没有成为站在风口上的猪,反而从风口上重重地摔了下来,摔得奄奄一息,半条命都没了。

在合作之前,乐视和酷派已经是强弩之末,表面上尽管繁荣,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这桩婚姻成为危机凸显的催化剂。由于乐视作主后的酷派欠供应链的钱,牵出了乐视的资金危机。两个企业的生态化反,没有向着做大做强的预料结果出现,却向着相反的方向不可遏止地末路狂奔,让两个企业都身陷重重危机之中,难以自拔。在2015年还赢利可观的酷派,到了2016年亏损却达42亿港元,总负债63.7亿港元。乐视更是来了个债务危机总爆发,最后难以为继,被卖身给融创中国的孙宏斌,创始人贾跃亭债台高筑,惨淡出局,不得不躲到美国去“闭门造车”。

酷派辉煌不再,难迎柳暗花明

没有美好前途,婚姻解除,就在所难免。

分道扬镳,无论是对酷派,还是对乐视,都是如释重负,获得了暂时解脱,为新生赢得转机。

但要说这婚姻一解除,乐视和酷派从此就可以轻装上阵,有了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转机,那就太乐观了。有融创中国作为强大后盾,有巨额资金不断注入,或许乐视状况正在向好。但酷派仍在痛苦的泥淖中苦苦挣扎。为渡过难关,酷派甚至不惜以之前盘下的三宗地块作为赌注,找来合作伙伴,开启房地产业务,希望借深圳这两年风生水起的房地产行业稳赚一把,帮助企业脱离苦海。

但要说婚姻解除可以帮助酷派起死回生,那就太乐观了。酷派危机的根不在乐视,而在手机。最辉煌的时候,酷派曾经是中国市场的第一品牌,特别是智能手机,与华为、中兴、联想共同组成自主品牌的四张王牌,有“中华酷联”之称。但随着运营商渠道改革,补贴取消,过于倚重运营商的酷派还没来得及耕耘电商渠道和社会化渠道,就訇然倒蹋,尤其是乐视控股酷派后,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出局,原来一班旧臣老将树倒猢狲散,要么去了360手机,要么去了IVVI,要么去了夏普和其他企业,使得酷派内部人才空心,资源也被瓜分,就像被掏空了身体的病人,元气大伤。

目前酷派的新掌门是蒋超。蒋超是酷派老人,在酷派工作了20年,于2017年8月刘江峰离职后临危受命。

对酷派了如指掌的蒋超能带领酷派走出危机,重振雄风吗?

目前酷派的现状,以及手机行业发展态势,恐怕不容乐观。目前酷派的主要业务,恐怕除了房地产让人期待外,在手机上是很难在短期内恢复元气的。因为酷派的老问题仍然存在,并不断深化。目前酷派将主要市场放在海外,因为国内已经被华为、小米、OPPO、vivo等企业占据,酷派已经被严重边缘化,没有好的产品,没有巨额资金投入做市场推广和建设渠道,酷派是难有出头之日的;在主要业务上,酷派看好AI领域,这是被巨头都盯上的一块蓝海,没有巨额资金投入,没有强大研发团队作先锋,想在AI领域有所作为,也比较困难。而曾经以研发创新著称的酷派,不仅在资金上受到掣肘;在研发上,那支强大的队伍已经走的走,辞的辞,不复当年勇了。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146256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