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阿木加盟背后:联想切忌陷入追随式战略误区

Filed in 投稿 by 孙永杰 2017-12-27 12:00 4 阅读量:119743
摘要:

阿木的引入,对于联想究竟意味着什么?

近日,一直陷入高层调整(包括离职、履新、回归)的联想再次迎来了高层的调整,即乐视移动前CEO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简称“阿木”)在离开乐视,“消失”近半年之后将加盟联想,担任联想中国区战略与业务拓展副总裁,负责联想中国区战略规划、战略管理及实施,并依据战略推进新业务布局与拓展,寻找新的战略联盟及合作。那么此次阿木的引入,对于联想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里首先恕我们(包括)孤陋寡闻,最初听到阿木,就是阿木今年4月份接任乐视移动CEO,取代冯幸,全面负责乐视移动整体的日常经营及团队管理,并直接向贾跃亭汇报。4个月后,随着乐视手机的崩盘,其随即离开了乐视。而鉴于当时乐视手机业务崩盘已定,谁来执掌乐视的手机业务已经显得无足轻重,阿木更像是乐视缓兵之计的一个过渡棋子而已。但随着近日其被联想招募,其履历,尤其是在乐视的履历也被媒体曝光,其中给我们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乐视当时大肆宣扬的“生态化反”与“七大子生态”等宣传理念竟然是阿木提出的。这就不得不让我们对于联想现在和未来的战略再次产生关注。

众所周知,过去两年联想惟一成为业内和媒体关注的焦点就是其高层的不断调整,所幸的是,最终联想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在去年年底的内部信中提到,联想的战略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种着田里的。”所谓“碗里的业务”就是个人电脑业务;“锅里的业务”是指移动和数据中心业务;“设备+云”则是“田里的业务”。这里先不说这三波战略实施和准备的如何,但从战略层面看,这不仅是联想的全球,也是中国市场的战略。既然战略已定,缘何要引入一个“擅于”战略制定的高管?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我们之所以将擅于加上引号,是因为此前阿木在乐视提出的“生态化反”与“七大子生态”战略后来被事实证明完全是对于产业及相关企业自身缺乏基本认知的“假、大、空”的臆想。不知联想此时引入阿木意欲何为?是否意味着继此前高层不断变换后,又要经历一波战略的变化(伤不起啊)?或者说联想对于自身确立的三波战略缺乏足够的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自联想确立自己的三波战略之后,我们鲜见联想在提及自己是一家传统的PC企业,例如今年回归联想的刘军就对媒体坦言,希望媒体帮联想宣传,联想今后不再是PC公司,而是以用户为中心,跨出PC概念的生态型企业。随着而来的是,我们经常看到联想在不同的场合屡屡以“生态”代之,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在不久前举办的ThinkPad 25周年品牌之夜活动中提出了Think Plus智能战略,即所谓以高端专业人士的需求为核心,覆盖办公、商旅和品质生活三个典型应用场景,包含ThinkPad、ThinkPad周边产品,Think Smart-IoT智能物联产品,以及Think Service至臻服务。而在联想科技大会上,联想更是表达了对于生态型企业的愿景和渴望,即希望依托自身的核心优势, 为创新的智能设备厂商赋能,联合业内领先的内容及云服务提供商,一起构建开放的智能生态体系,共同打造出全新的Smart IOT产品,服务商用和消费两类客户,为客户提供硬件+软件+互联网+智能服务的生态价值。

不知业内在此看到了什么?虽然联想的生态梦远不及当年阿木在乐视提出的“七大子生态”那般跨界、宏伟、远大,但其中除了硬件(例如PC、智能手机、服务器等基础设施)外,我们鲜见联想在其他方面的优势,毕竟从联想目前的营收和利润看,PC依然是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核心。而从联想的三波战略看,设备(PC、智能手机、服务器、智能设备等)也是三波战略中核心的核心。也就是说联想的生态梦能否实现的关键还是首先取决于其在设备端的表现。那么接下来的是,联想在设备端的表现如何?

首先看PC业务,今年第一季度,在经历了若干季度增速放缓之后,其PC市场冠军的宝座被惠普抢走,甚至在今年4月份其笔记本出货量在PC整体市场回暖的有利条件下跌至第三位。为此联想不得不故伎重演,以并购来扩大规模。例如此前以51%的占股入股日本富士通。但显然联想PC业务在惠普、戴尔等猛攻之下,已经失去了自身的有机增长,而单纯的并购后规模的增加,也只能是解一时之困,因为如果按照惠普现在单季增长2%以上的销售势头,即使联想拿下入股后富士通4%的PC市场份额,惠普也有可能实现再次反超。更为重要的是,在移动互联网和即将到来的AI时代,即便是站在生态的角度,PC也难以成为其中的核心,即联想的PC业务很难确立生态化的盈利模式(惠普、戴尔等传统PC厂商也没有提出生态化的先例),最终PC硬件本身的创新和品质才是根本。

但不幸的是,就品质而言,在今年年初美国权威杂志《Consumer Reports》针对8.3万名用户进行的PC故障率调查显示,联想以31%的故障率排名第二。而联想为了蝇头小利(据称通过预装仅获利25万美元),预装“Superfish”的广告应用而遭到用户集体诉讼,今年最终以350万美元与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和解,同意支付350万美元并改变其笔记本电脑销售策略的事件更是对联想的PC品牌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也间接反映出联想在PC业务面临的盈利的压力,而这和其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移动业务的不振给其集团整体带来的盈利压力又关系密切。

如果说PC的形态及应用模式决定了其生态型战略难以商业化的话,对于智能手机来说,过低的用户基数和出货量以及偏重于海外市场,也让其生态型战略难以落地。据统计,目前联想智能手机90%的市场在海外,国内市场近乎于忽略不计,且在今年没有实质性的转变。其实在即将过去的2017年,联想在智能手机几乎没有任何有在市场引起反响的创新型新品的发布,而去年发布的所谓支持谷歌Tango的业内首款AR手机随着今年谷歌宣布关掉Tango项目而功亏一篑,并联想对于智能手机产业技术趋势走向和发展判断力匮乏的明证。

而提及判断力,目前联想仍在力推的模块化手机也是此前被市场证明缺乏刚需和前景的噱头。需要说明的是,就算支撑联想手机业务的海外市场,随着小米、OV、一加以及未来华为的发力,其前景也不容乐观。以印度市场为例,由于小米、OV的杀入,联想在印度市场份额和占有率已经出现下滑,从去年的第二下滑到第五,位于小米和OV之后。尽管第三季度实现反弹跃居到第三,但其与排名紧随其后的OV领先最大不过1.1个百分点,优势明显缩小。其实纵观当下及未来智能手机产业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中国企业间的厮杀,而联想暂时型规避中国市场竞争的海外策略及此前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演的从领先到落后,直至边缘化的逆转的桥段,随着中国手机厂商的“出海”,重演的可能性极大,届时联想的智能手机业务将何以找到安身立命之地?

除了上述PC和智能手机端外,联想在企业级基础设施的数据中心服务器端的表现更是让业内揪心。据Gartner今年第三季度全球服务器市场报告显示,联想无论在出货量和营收上均遭遇大幅下滑,其中出货量同比下滑高达33.5%,下滑幅度为全球前五大服务器厂商之首,营收上更是退出了全球前五而不得不进入到“其他”的行列。要知道在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时,联想无论是出货量和营收都位列全球三甲之列。具体到中国市场,据IDC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X86服务器市场跟踪报告显示,浪潮已经取代联想成为销量和营收的双料冠军,与在全球市场的表现类似,联想在销量与营收上也退出了三甲之列,由此我们不难判断,联想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并没有取得1+1大于2的结果,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其竞争力更是不增反减。

曾几何时,中国以硬件(例如智能手机)为核心的厂商掀起了一股无生态不存活的所谓生态化生存和发展之风,这与国外巨头,例如谷歌、微软、亚马逊等进入或者坚守硬件市场,强调硬件的重要性形成了强烈对比。乐视的倒掉已经成为生态化生存和发展的最好反证,而小米近期之所以再次有机会重新梳理和执行自己的生态战略,其根本也是在于核心硬件(智能手机本身)业务的强劲反弹,相比之下,从联想目前在端(其实就是硬件)的表现看,尚不足以以生态型企业示人,也不宜将重要的精力和资源用在所谓生态系统的打造上,而应该聚焦在端的创新和发展上,否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而此次以打造生态(其实是失败的)闻名的阿布的加入和这段时间联想发出的不绝于耳的生态之声,不免让我们为苗头初现的联想追随式的战略捏把汗。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119743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