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迅雷内斗结束股价回升,仍存两大待解疑点

Filed in 蓝鲸TMT by 刘敏娟 12月04日 21:49 3 阅读量:20230
摘要:

迅雷的内斗风波终于结束,此前双方争论的焦点从“品牌及商标授权”到“玩客币”,再到“於菲涉嫌利益输送”,而目前只解决了与品牌相关的问题。至于玩客币是否有ICO之嫌,於菲究竟有没有利益输送,目前还是疑点重重。

蓝鲸TMT记者 刘敏娟

近期,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迅雷”)与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迅雷大数据”)之间上演的“内斗风波”在科技圈闹得几乎人尽皆知。双方大战五个回合,一次又一次的“口水仗”将迅雷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经过近一周的对战和发酵,如今,这一闹剧突然以双方发布联合公告并和解的方式收尾,令不少人感到意外。不过,从最新的进展来看,这场风波还存在两个待解的疑点。

纵观整场内斗风波,双方争论的焦点从“品牌及商标授权”到“玩客币非法集资”,再到“迅雷大数据实控人於菲涉嫌利益输送”。根据双方的联合公告,目前只解决了与品牌相关的问题,而迅雷的玩客币是否有ICO之嫌,以及於菲究竟有没有“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司财产”,目前还是疑点重重。

迅雷大数据将收回全部股权,更名“摸金狗”并独立运作

12月3日晚间,迅雷公司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迅雷与迅雷大数据的联合公告,称此前的商务纠纷在迅雷公司高级副总裁於菲的协调下,双方已消除误会并达成共识。

总的来看,上述公告主要包括三点内容:1、迅雷大数据将回购全部股权,且品牌从“迅雷”切换到“摸金狗”,未来将独立运作;2、双方达成新的合作协议;3、於菲作为本次纠纷的协调人将继续负责协调双方的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迅雷与迅雷大数据展之间就品牌商标、玩客币及高管利益输送等问题开展了五轮交锋,迅雷也曾多次通过官方微博发布相关声明斥责迅雷大数据。不过,目前这些声明均被删除。

在双方掀起“口水仗”期间,因试水区块链而暴涨6倍的迅雷股价受到明显拖累,于11月27至29日连续3个交易日下挫,累计跌幅超50%,市值蒸发超9亿美元。此后两日,迅雷股价开始回升,截至12月1日收盘,迅雷报15.43美元/股,涨13.04%。

疑点一:玩客币是否有ICO之嫌

今年8月,迅雷推出新一代的智能硬件产品“玩客云”,用户可通过购买“玩客云”来挖矿获得“玩客币”。然而,这一类似于比特币的玩法让玩客币自发行至今便备受争议,尽管其一直努力与 ICO 划清界限,但这一嫌疑至今仍未洗清。

今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就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ICO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11月6日,迅雷发布律师函,紧急叫停玩客币交易,并公布了部分侵权交易网站。而这成了迅雷大数据打击迅雷的利器。

11月28日,在迅雷与迅雷大数据针对品牌及商标授权问题进行第一次交战后,迅雷大数据将战火延伸至玩客币,称陈磊开展的玩客币活动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是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对此,迅雷方面在随后的声明中予以否认。

次日早间,迅雷发表了董事会成员致股东的公开信,要求迅雷分发的玩客币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同时提出玩客币钱包将在12月中旬采取实名制、遏制玩客币交易、监控钱包转账行为等举措。

不过,这并未阻止迅雷大数据的反攻之势。29日当天,迅雷大数据接连发布了《九评玩客币》系列文章,称陈磊率网心公司顶风作案,违法充当玩客币黑市交易的清结算服务商,直指其是“浑水摸鱼炒概念,诱导人炒玩客币,最终坑害炒币人”。

此外,於菲在11月30日发布的公开信中也对玩客币提出两点质疑:第一,若玩客币的定位只是类似于Q币,玩客币钱包就不应提供用户间币到币转账功能,为黑市炒币提供账户间转账服务并获利,而触碰监管红线;而陈磊团队迟迟不提供迅雷体系内服务的兑换场景,也不推行实名制,是在功能上支持、诱导炒币并妨碍监管。第二,迅雷目前没有掌握完整的区块链技术并应用于玩客币中,而是采取中央发币的方式进行;这一事实必须向用户和投资人明确披露,否则会有严重的诚信和法律风险。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蓝鲸TMT记者表示,玩客币与比特币有相似之处,在玩法上都是需要通过挖矿来获取,确认机制、获得方式都是去中心化的,从这点看确实像是比特币的变种。目前,尽管迅雷与迅雷大数据的内斗暂时结束,但玩客币是否有ICO之嫌依然没有答案。

疑点二:於菲有无利益输送

随着迅雷与迅雷大数据之间的“口水仗”不断升温,二者均屡放“大招”打压对方。11月29日晚间,迅雷再发公告称,原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并对其作停职处理。

根据公告,2016年8月,迅雷以1000万元投资迅雷大数据公司,占股43.16%。但在2017年年初,迅雷大数据公司在未经过迅雷公司董事会批准,以及迅雷集团有明显严重利益受损且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股权变更,迅雷对其占股下降至28.77%,并失去了董事会席位。

值得注意的是,公开资料显示,迅雷大数据的第一大股东是天津相城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公司,占股30%;而於菲正是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66.67%。迅雷大数据的另一股东深圳市紫米谷网络科技合伙企业的GP也是於菲100%持股的天津葆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因此,於菲至少掌握了迅雷大数据公司40%的投票权和决策权。

对于事件相关人员是否涉嫌违规操作及利益输送,迅雷表示会请相关执法、监督部门展开调查。

11月30日,於菲发布公开信回应称自己是被蓄意抹黑,根源于在玩客币风险和非法内容过滤两个问题上,并表示其之所以被迅雷排挤,是因为与现任CEO陈磊之间从价值观到公司运营方面存在分歧。

至此,随着迅雷与迅雷大数据联合公告的发布,双方的内斗暂告一段落。对于“於菲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司财产,迅雷已开启内审调查”一事的进展,蓝鲸TMT记者联系到迅雷方面的公关负责人,对方并未正面回答,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如此看来,这一谜团也只能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分享到:
20230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极客实验室更多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