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把书做薄,把教育做厚,“互联网+教育+出版”大咖这么说!

Filed in 蓝鲸TMT by 夏韬 2017-10-18 11:35 0 阅读量:41636
摘要:

在线教育领域,众多内容提供公司未来的命运将会是:并购别人或者被别人并购,做细分领域的龙头或者安静地离开。


教育行业万众瞩目的蓝鲸教育首届年会——“跨越·赋新2017教育王者会”已于9月28日晚间落幕。包括著名经济学家、南洋林德投资公司总裁温元凯在内的200多位CEO、董事长级别的教育企业高管,以及来自近百家金融机构的投资专家在内的500多位大咖莅临本次盛会,在国庆与中秋双节前享受了一场文化教育与财富的思想盛宴。 

本次大会的演讲、论坛讨论与各致辞环节均由业内重量级人物贡献。其中第一场圆桌论坛“互联网+出版+教育——把书做薄,把教育做厚”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基础理论室研究员、《出版发行研究》杂志社原主编庞沁文主持,参与讨论的嘉宾包括:皖新传媒教育服务公司副总经理谭娴、明博教育董事长程学义、人教数字出版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张雷、精锐教育副总裁马牧原。 

“互联网+出版+教育”论坛上分多个话题,5位大咖共同解析了出版与教育相辅相成的历史与现实,并探讨了互联网时代里教育出版方面各自的差异化策略。蓝鲸教育从整场论坛的深度对话中撷取出精华部分,分享给未能亲临现场的朋友们。 


“出版+教育”内涵由浅入深,优势企业各显神通 

“出版+教育到底是什么?其实就是借助出版的优势内容资源,介入教育领域,实现教育和出版的融合发展,最终实现让每一个学生都成为最好的自己。”主持人庞沁文在论坛开场谈及他所理解的出版+教育,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长的产业链,包括传统教材教辅的供应、教育内容的多媒体传播以及教育内容服务等等。 

(主持人庞沁文) 


实际上,以皖新传媒为代表的出版发行类上市公司,已经由传统的图书发行商向深度多维的贴身教育服务商转变,通过传统主业提升与转型、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的驱动,以文化教育为核心,用金融工具驱动主营业务增长。负责教育装备与数字教育的谭娴,在本次论坛中表示,皖新在数字教科书与资源平台、人工智能教学方面已经有产品进入多所学校,开设多所中小学、幼儿园,并发起A股首例“民办公助”学校收购项目。 

正如张雷所指出的,目前教育类的教材教辅在传统出版领域利润已占60%以上。因此,就数字出版而言,教育的数字出版也会大有可为。 

人教数字出版有限公司由中国教育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人民教育出版社成立,人教社作为传统的出版社,数字出版是其既定的重要方向。“我们基于独有的特色产品,那就是教材,我们核心的产品就是数字教材。从纸质教材到数字教材,篇幅和媒体形态不再受限,同时引入数字功能,形成产业。既是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同时也是信息技术和教育教学的融合,它一定有产业机会。”张雷这样介绍。 

同时,程学义也指出,在现行教育体制内,出版内容是价值链的源头,老师、学生是必须要用教材教辅的。明博教育在成立之初,就与全国30多家主流出版社签订了合作协议,多年来一直进行着数字出版的积累,目前是国内技术+内容+服务融合度最高的公司之一。 

(明博教育董事长兼CEO程学义) 


明博教育是由新华文轩、北大方正和中国地图出版集团发起投资,定位于数字教育的专业公司,三大股东将内容、技术及渠道服务的基因及股东资源融入明博教育,建立了一支涵盖IT互联网、教育教学、内容出版的复合型团队。为建立适应数字教育经营的机制,明博教育于2016年6月挂牌新三板,优化了公司的治理结构,夯实了增值发展的基础。目前,其自主研发的“优课”系列产品,覆盖出版领域的数字出版转型升级、K12及职业教育的智慧课堂、智慧校园、智慧区域、智慧家校、互联网用户运营等业务。 

“教育和出版的结合,一端是内容的供应商,从出版到发行。一端是教育机构,大家是相向而行。”马牧原指出,精锐教育作为培训机构,目前在教材引进、定制化的教材开发合作等方面也在大力开拓。 

实际上,目前新东方、好未来等巨头,也都把与出版社合作推出教材教辅作为培训业务延伸的重要手段。“教育+出版”和“出版+教育”,都是互联网风口下的产业新趋势。

 

数字出版与教育服务,传统教材何以嬗变 

此次蓝鲸年会“互联网+出版+教育”论坛中所邀请到的企业,均是在出版与教育的结合方面的探索者和先行者,而论坛中多位大咖理解的方向,包括教育内容数字出版和教育服务延伸,把内容与服务结合是多位大咖主要关注的领域。 

(皖新传媒教育服务公司副总经理谭娴)

 

皖新传媒通过“送书到校、分书到班、服务到生”等活动,强化渠道优势。同时在2013年投资新世界出版社、2014年控股吴晓波的蓝狮子、2015年海外收购法国凤凰书店,增加出版社资源。在资本市场获得的大量募集资金,投资沪江、学霸君、跟谁学、秦汉胡同等知名教育机构。“根据所投业务的核心资源及技术,结合自身优势,帮助投资企业与皖新传媒一起成长。”谭娴表示,除了战略投资外,皖新把业务做到了务实的阶段,融入教育、理解教育、服务教育。 

国内教材出版的龙头是怎样推进数字教材产品的呢?人民教育出版社配套了数字教学法,让用户会操作、达到应用的形态,最终形成习惯,按张雷的话来说,就是有厨具,还要有厨艺,不仅是产品,更是产业:“我们的价值和着力点在效率,面向需求并且兼容需求,实现良好的应用,很多教学方法、教学模式的嵌入,最终形成教学闭环,解决传统的教材与教学方式解决不了的问题,企业从盈利能力来讲也在不断增强。” 

程学义在发言中表示,明博教育的业务模式是B2B2C的模式,其产品首先要进系统、公立校,未来则向家庭、学生及家长延伸。对此,明博教育借助资源优势,自主研发全面的B端产品,内部孵化了C端产品,形成了完整的产品体系。同时,我们发挥出版资源整合的优势,广泛地与各出版社进行数字出版技术及产品的合作并与出版社合作设立数字教育的子公司,从而盘活内容。另一方面,他也提到国内未来互联网教育出版的资质问题,明博还需要积极探索,与主管部门沟通。 

(精锐教育副总裁马牧原) 


在论坛讨论中,马牧原独具一格地举了美国对接出版社资源的例子,美国近一半公校用的是谷歌和微软的线上系统,尽管看起来比较简单,但实际系统都是开放的,可以对接来自大量内容供应商的优质的线上教学资源,并且版权得到保护。而精锐教育为服务国内近百万的学生,也做了线上内容的积累,包括图谱支撑的线上的题库、试卷,以及教师的讲义与课件。 

主持人庞沁文总结各位大咖发言时指出:“出版+教育”首先要解决好定位问题,确定进入哪个领域;其次要找到关键的业务,既有用户需求,又有发展前景;第三是培育持续创新的能力,适应不断变化的形势,赢得用户;最后还要注意打造自己的核心品牌,在品牌效应下向各领域延伸,形成生态化的发展。

 

前瞻:互联网化的教育内容、技术服务新方向

 在持续了近一个半小时的论坛最后,各大咖结合自己所在企业的优势与发展方向,分别谈了未来“出版+教育”最具有发展潜力、最具有投资价值的领域,让论坛进入高潮。 

谭娴指出,皖新传媒的教育服务围绕着学生课内外的教育,目标是成为人们终身学习的集成商和服务商。 

在程学义看来,互联网是思维和方法,教育是目标和本质,出版其实是抓手,内容非常重要。但互联网+教育+出版的融合创新,需要基因、机制、团队等的支撑,有幸的是明博基本具备了这些条件,下一步的优化教学产品、深化与出版社合作、向家庭教育延伸、拓展校园智能化等,都是明博教育坚持的方向。 

不管是出版机构还是教育机构,未来的发展趋势肯定都会成为一个数据公司,而不是简单的数字出版。因为数字出版只是一个形式或是内容,核心是数据。”马牧原指出,如此一来,各公司需要思考什么是有价值的数据、怎么搜集数据,以及新的商业模式来应对市场需求,提供持续创新。未来可以看到的中国市场里有更强的整合性的供应商出现。精锐教育也希望未来在跟出版界、互联网融合中服务于公校和老师,和内容方、发行方合作,形成更完整的解决方案。 

(人教数字出版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张雷) 

张雷同样表示,未来人教在数字出版方面还是要嫁接纸质教材的优势,进行“纸数联动”,从产品、服务、用户等各个层面融合将是其未来的方向。 

庞沁文在最后指出:传统教育的格局已基本形成,未来最具有发展潜力的肯定是在线教育,内容资源平台的建设、新技术的开发应用、内容接受终端的创新是在线教育最有发展前景的三个方向。在线教育领域,众多内容提供公司未来的命运将会是:并购别人或者被别人并购,做细分领域的龙头或者安静地离开。


分享到:
41636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