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黑客靠什么活着?

Filed in 投稿 by 康斯坦丁 01月12日 10:03 3 阅读量:6736
摘要:

前不久,雅虎评选出年度十大黑客事件,尽管都是一些犯罪行为,但作者的言辞不可避免地流露出崇拜之情,事实上,遍布世界的黑客,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推动人类进程。

  “成为墓地里最有钱的人并不是我最在意的事儿,真正对我有意义的事儿,就是在晚上睡觉前说上一句:我已经做了一些非常棒的工作...这才是我最在乎的!”

  这句颇具文学气质的段子来自于一位伟大的黑客,他应该属于站在金字塔顶的一小撮的黑客,或许他真得不在乎自己有多少钱,但绝对有能力成为亿万富翁,否则,逼格不会这么高,正如马云、王健林在创业初期,不会谈情怀,也不会有“先挣一亿元”的小目标。事实上,绝大多数黑客或者说是安全技术爱好者,还是非常在意自己钱包的,有的人白天被老板骂做是猪头,只能晚上盗了密码,贴几张老板的裸照在企业论坛上;有的人则加入了黑客组织,按成果领着微薄的薪水,他们夜里寂寞,与其说是热爱代码,不如说,就他们那点钱根本找不到媳妇儿,更高级的则走入正规的安全公司或者成为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保障着企业和国家的安全,至于说,那些真正的技术大牛,于网络世界就好像超人一样的存在,他们既可以纵横捭阖,统治全球,也能安心做一个普通记者。

  2016年黑客再次成为年度热门词汇,相信普京和奥巴马手下都有一大批的黑客猛将,而特朗普在坚决否认受到俄罗斯黑客的好处之后,估计也会重组白宫的黑客组织,这些不太见光的人群犹如战争时期的间谍,在战局平衡时,有希望给予对手最沉重致命的打击。前不久,雅虎评选出年度十大黑客事件,尽管都是一些犯罪行为,但作者的言辞不可避免地流露出崇拜之情,事实上,遍布世界的黑客,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推动人类进程。

  轻松敛财,黑客生活奢侈糜烂?

  在普通人的意识中,黑客是一个个长相猥琐的天才,他们孤单地在自己的卧室里通宵达旦地编写程序,一旦成功便可进入银行系统、企业金库或者盗取大量消费者的密码,这种敛财的手段拉风而直接,且因来钱太容易,黑客们自然会过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但真正的情况远非如此:互联网技术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交易在网上进行,甚至只在网上进行,这给了黑客们大展拳脚的空间,但同时使得黑客留在网路上的痕迹越来越多,一个单打独斗的黑客是很难全身而退的:

  前段时间,据《广州日报》报道,深圳警方抓获了一个“盗刷电影票”的黑客团伙,说是团伙,其实只是5名黑客技术爱好者。事件并不复杂,这个团伙发现网站漏洞,编写抓包软件,截获、编辑、重发网站的信息,从而将电影票价格改为1分或者0元,随后再由亲人、朋友迅速购买“廉价”电影票,最终以六成的价格转卖给黄牛。本次案件中,共有4120张电影票被修改价格,网站损失22.1万人民币。虽然几个嫌疑人最终都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估计是黑客领域最初级的活动,这些简单的团伙甚至都没能绕开手机验证码,还要利用大量的亲戚朋友帮忙,整个过程中留下了太多的痕迹,自然会被轻松抓获;另外一些散兵游勇式的黑客,常常能搞定银行账户,但仍然无法复制全部信息,他们在ATM机上的任何操作都会留下痕迹,于是很多黑客的账户里存着很多钱,但要不断变化取款位置,也就是要不断地停留在火车或者飞机上,真正地受困于“有钱没时间花”的窘境中。

  事实上,真正高级的黑客组织压根不会频繁直接犯罪,更不用担心警方会随时找上门,他们甚至能和企业大佬们谈笑风生,时不时地做些正经生意。美国时间10月21日,国外媒体报道,著名网站Twitter和Paypal遭到了大规模的网络攻击,涌入网站服务器的数据流量高达1.2Tbps,如此的数据量简直前无古人、难有来者,而且黑客为了渲染恐怖气氛,把攻击弄得非常复杂,分成三波,先后攻击了网站系统不同部分,但奇怪的是,如此声势浩大的攻击,竟然没有盗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事件爆出之后,出现了多个黑客组织声称要对本次袭击负责,但除了一个叫New World Hackers的组织比较靠谱之外,其他人都被专家们定义为“冒名顶替者”。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貌似不合逻辑的情况,正在于黑客领域不太为人的运行法则,事实上,本次袭击只是黑客组织的一个广告行为,他们需要利用最复杂、最前沿的技术,让整个业界都知道他们的手段,分分钟能入侵企业最私密的系统,而一旦组织有了声名,有些害怕受到攻击的企业大佬就会自动送上保护费,在这种背景下,黑客组织甚至不用经常发动攻击,就能获得大量的金钱,不仅坐享其成,而且大大降低了犯罪频率,这个运行模式有点像传统的黑社会,他们只需要吓唬老百姓,收取保护费,并不用每天打打杀杀的,也有点像国家之间的核武器,谁都可以秘密研制,但大都要嚷嚷着全球都知道,比如朝鲜,他们屡次试验却不发动战争,只是希望借用核武器的“存在”而形成威慑,而那些“冒名顶替者”则纯粹是想借着组织名号来敲诈一笔,不但能敲诈受攻击企业,也能蛊惑他们的竞争对手。

  真正的黑社会老大,不会总拿着砍刀四处招摇,而是靠脑子活着,他们负责建组织、定策略,羽扇纶巾地坐镇指挥;真正伟大的黑客,也从来不会自己入侵银行账户,他们好像核武器一样,不用真正启动,只需要安静地坐着,就有足够的威力。

  魔高一丈,黑客如何与世界相处?

  《生活大爆炸》里的谢尔顿有句经典台词:人穷尽一生追寻另一个人类,试图共度一生,这样的事儿,我始终无法理解。或许我自己太有意思了,无需他人陪。祝你们在对方身上得到的快乐,与我给自己的一样多...

  谢尔顿是一个技术大牛,他的这段台词深刻地阐述了黑客的精神层面:他们从不被世俗所累,懒得迎合庸俗的法则,也不是道德的楷模,更不要提什么结婚生子、享受天伦之乐。事实上,不仅限于黑客,所有的技术大牛都会同普适价值观格格不入,正如爱因斯坦的两性生活糜烂,同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而居里夫人是她们村儿有名的荡妇,但谁也不可否认,这两位对人类进程所做的贡献,黑客也如此,如前文所述,他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推动社会的发展,正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逻辑,使得网络技术日益成熟。

  黑客如何同世界相处,显然,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虽然这个群体总是同犯罪、阴暗相联系,但我们却不能否认他们的技术贡献,而在一个黑客的世界中,学的东西越多往往越感觉浅薄,或许他们只需要沉浸在代码中便能快乐一生吧!(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本文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khxx-wk

 科技新发现官方微信公众号:kejxfx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6736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极客实验室更多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 下载